kay

【忘羡/江澄】晚觉

三年人间:

给江澄和无羡





晚觉

 

 

 

夜色将近的时候,昏暗的日光重重垂了下来,铺在粼粼的湖面上。

 

莲花坞内亮起光,校场上三三两两散着一些江氏的门生,正下了课,结伴去吃晚饭。

 

魏无羡手里揣满了零食,嘴中还叼着块烧饼,在前面蹦着跳着,时不时还倒退着走几步。他身后跟着蓝忘机,步伐稳健,墨发间抹额无风自起。

 

前方不远处就是莲花坞的大门,魏无羡悄悄摸近门边,却只见走出一道人影,正是前几天来云梦玩的金凌。

 

他被忽然出现的魏无羡吓了一跳,凝神才看清那张笑嘻嘻的面孔,没好气地喘了口气,扁扁嘴道:“回来的正好,赶上饭点,赶紧进屋去。”抬头对上蓝忘机却收敛起来,瑟缩了一下恭敬地行了一礼,让出身子让二人走进去。

 

才踏进堂内,主席方向便传来江澄带着嘲讽的一句“野了一天还知道回来”。魏无羡耸耸肩,无事人一般挑了个位子坐下,把手中的零食随便放在一旁,笑眯眯地拉着蓝忘机坐在他身侧。

 

江澄转脸又教训起金凌来,“天天就知道带着你的狗四处游荡,我问你,你来云梦是来游山玩水的吗?”

 

金凌落座,不服气地挑起筷子却没动菜,顺口反驳几句,“你教我的剑法我都学会了,附近又没什么鬼怪出没,我不过和仙子去附近转了转……”

 

魏无羡插嘴道:“行了,吃饭,你就不能等吃完饭再训吗?”

 

江澄一脸“干你何事”的表情,却碍于蓝忘机在场也不好发作,只是递过去一个威胁的眼神,又被金凌一张皱巴巴的小脸给堵了回来。

 

魏无羡看这舅甥俩好笑,刚欲开口调侃几句,一直在身边静静吃菜的人看了他一眼。

 

“食不言。”

 

魏无羡知趣地闭了嘴,埋头吃饭。

 

 

 

他二人这次来云梦小住,虽然被江澄百般不愿地拒绝了无数次,但魏无羡把脸皮垫得老厚,不管不顾带着蓝忘机回了莲花坞。江澄黑着脸看下人迅速收拾出一间空房,一边的魏无羡笑眯眯地瞅着他,姿态滑稽地向他赔不是,也被他恶狠狠地瞪了回去。

 

然而住便住了,近来也无大事,恰巧金凌也从兰陵溜出来玩。白日里他押着金凌做功课,对那二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,只要不在他眼前晃着烦,爱去哪去哪。

 

晚膳过后,魏无羡说出去走走吧,外面莲花开了。金凌被他关了一整天,难得和魏无羡意见一致,忙说好啊好啊,出去坐船。

 

架不住一大一小两个人的缠闹,四人选了两只小船,摇摇晃晃往湖中心驶去。

 

莲花坞外就是一大片湖,月色下的莲池美得不可胜收。幽静的湖面上密密地排列着半开未开的莲花,碧色的莲叶挤作一团,尖头的小船在水中划出一道涟漪,水波轻晃。明明正是热闹的时候,两岸散着不少夜市的摊子,人来人往,却觉万籁俱寂,心下安宁。

 

江澄望着前方那只轻晃的小舟,船头立着二人,并肩齐头,黑色的人影不安分地挥舞着手臂,嬉闹着,远远地听不清楚他说了些什么,身旁的人一袭白衫静立船头,微微侧过身来看着对方,月光落下,这二人间的气氛竟是比云梦的莲池还要更加美一些。

 

金凌站在他身侧欲言又止,两只船一路漫无目的地漂出了莲花坞很远。岸边忽然传来一声犬吠,二人身形皆是一怔,金凌循声侧头看过去,果然是仙子摇着尾巴在岸边欢快地叫着。他无奈地摇摇头,做了个噤声的手势。仙子有些委屈地呜咽了几下便不出声了,只得默默跟在岸边。

 

他哄好仙子,这才收回目光。前面那两个人的身体早已叠在一起,魏无羡浑身发抖,以一个极为夸张的姿势挂在蓝忘机身上,头埋在他的颈窝,而后者早已习惯了似的,手臂环绕轻声安慰,张开怀抱把人揽向胸前。

 

夷陵老祖居然怕狗,说出去非要丢死人。金凌在心里不屑地哼了几声,转身却注意到身边的人双目微怔,愣着出了神。江澄腰间的三毒剑微微出了鞘,正作御剑飞行的准备,而剑的主人似是下意识做出了这般指令,却又不知为何停下了动作。

 

江澄愣愣地看着前方,手还搭在剑鞘上,而三毒却始终没有飞起来。

 

金凌心底一滞,张了张口,突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。

 

 

说些什么?说有人仍旧记着某个人怕狗怕到不行,甚至听到叫声就吓得要魂飞魄散,这些年来一直在他身边保护他的人,至今依然会下意识做出护他的动作,想要御剑到他身边去吗?

 

然而那个人身边的人再也不是他了。

 

像是感受到了金凌的目光,下一刻江澄就把剑收了起来,归鞘时“钲”地一声动静颇大。之后二人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,四下静默,只听见船身摩擦水面的声响。月色依旧如刚才那般静谧温柔,静静掩藏起许多无法开口言明的事。

 

 

 

玩闹一番,回到莲花坞已经夜深了。魏无羡嚷着肚子饿要吃宵夜,他朝蓝忘机眨眨眼,对方颔首,之后向江澄一礼,先回了房间。

 

魏无羡道:“我饿了,要吃东西。”

 

江澄道:“饿着。”

 

金凌去唤仙子回来,魏无羡腿一软又要跑,江澄瞥了他一眼,又对金凌说:“你先回去歇息吧,明早记得早起练习。”

 

金凌老大不情愿地带着仙子离开了,魏无羡这才松一口气,瞬间又换回方才那副无赖样。江澄瞪他一眼,转身便走。

 

魏无羡迅速跟上。

 

 

二人一前一后来到厨房内,江澄沉默不语,寻了一个罐子,两只碗一柄木勺,尽数塞进魏无羡怀里。魏无羡隔着衬布抱了满怀,美滋滋地嗅了嗅,道:“手艺不错。”

 

江澄冷哼一声没有反驳他。

 

魏无羡在厨房四处转了转,又道:“我们明日便走啦。”江澄并无多少反应,淡淡道:“走便走了,还打什么招呼,我巴不得你们快快滚远一点。”

 

闻言,魏无羡小声叨叨了一句什么,没让他听清。他转身望着魏无羡的眼睛,张了张口,又补上一句,“走了就别回来了。”

 

魏无羡应着“好”,脚底蹭了蹭地,似是在挽留什么,又顿了顿,最终还是抱着罐子出去了。

 

他走上回廊,脚下生风,不知为何步伐变得轻快了起来。闪身钻进屋内,关好门,桌边正坐着一人,闻声抬起头看他,面上无过多的情绪,但他知道那双浅色的眼眸中含着何种情意。

 

魏无羡把怀中的罐子放下,也一同坐在桌边。他小心地揭开盖子,雾气氤氲中轻轻抽了抽鼻子,又在朦胧的香气里扯开一个笑容:“蓝湛蓝湛,你没吃过的,云梦江氏的莲藕排骨汤,真真是世间美味呀!”

 

鼻尖清香四溢。蓝忘机抬头望过去,那双眼睛里水光闪烁,笑意正盛。

 

他便抬手裹住魏无羡握着勺子的手,一勺一勺盛了半碗出来,用小勺盛起一口送至对方的唇边。

 

魏无羡抿了一口,笑道:“真烫。”言罢又低头喝了一口。香气绕在舌尖,抬起头,魏无羡看向那双眸色极浅的眼睛。

 

直至这一刻,他才真的与他的过去分开了。

 

 

 

 

END